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异世之女神争霸 424 地牢

发布时间:2020-01-16 19:17:14

异世之女神争霸 424 地牢

炸弹人听明白了自由之神的意思,她之所以会阻止自己开爆炸弹突出重围,原来是对小怪物口中所提到的“死亡游戏”有兴趣。可是炸弹人实在不明白自由之神究竟对那个什么游戏有什么兴趣,要知道如果此时他们向小怪物们投降,就等于心甘情愿身陷虎穴、掉进囹圄难回头啊!

炸弹人虽然对自由之神所作的决定不认同,但是他也不得不放下了拳头,毕竟这两个人中总是那个弱不禁风的人说得算,而虎头熊尾、能争善斗的人却只能当保镖。

站在自由之神苏雅与炸弹人面前的领头的小怪物还在扬扬自得地以为是自己的威吓吓住了他们两个人,所以当他面对苏雅的疑问时到也直言不讳:“‘死亡游戏’就是来到边河内的三个大王跟我们的大王打的一个赌,而这个游戏中会有许许多多的棋子,但是这些棋子都是用来射杀的,从游戏的开始直到游戏的结束,当然,这里所说的这些棋子指的就是奴隶,也就是从世界各地被抓来的你们。当游戏开始时,四个大王会分别进入游戏中,他们身上会装满武器,当他们进入死亡游戏后会进行射杀棋子,而最终哪个大王射杀的棋子多,那么哪个大王就算赢得了这场游戏,而那个赢得了这场游戏的大王会拥有占领这片边河的权力,如果最终的结果不是我家大利,那么我家大王也甘愿自动退出……就是这样……带走他们!”

虽说眼前的那个小怪物没有给苏雅和炸弹人任何理论的机会,但是苏雅总算如偿所愿知道了“死亡游戏”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只是她没有想到眼前的那个小怪物刚刚向她解释完。就命他身旁的其他怪物连推带赶地将她和炸弹人带往东边,而在一帮小怪物的“簇拥”下,苏雅和炸弹人只能跟着他们走。但是没走多会儿后,他们就在一块什么都没有的平地处又停了下来,只见围在苏雅身边的小怪物队伍中突然跑出来一个家伙,他跑到了前面的空地处然后弯下身子,用他的手去摸那紧贴着地面上的一块拳头大的石头,当他摸到那块石头后就紧紧地攥着它并往高处抬。

同一时间,苏雅和炸弹人都没有猜到原来那个拳头大的石头竟然是一个打开地窖门口的开关,而令苏雅和炸弹人更没有想到的是位于那个石头旁边的地窖。当它开门的时候。也就是说那个原本是平行于地面的门居然变成了弯曲在直通地窖里面的楼梯。而当这个楼梯出现的时候,围绕在苏雅和炸弹人周边的小怪物们就把他们赶进了地窖之内。

本来炸弹人还想在进入地窖之前再挣扎一下和反击一次,可是当他发觉身边的自由之神一味惟命是从,根本就没有反击的意图时。他的心中只能感叹:“完了。这把只能深入虎穴了。真不知道神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当苏雅和炸弹人被赶入那个看起来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的地窖中的时候,他们只觉得头顶处再次将那片晕暗色的光明挡住了,等他们抬起头时才看清。原来是那个打开地窖大门的小怪物又一次地启动机关将封锁地窖的那个楼梯又收了回去。

当苏雅和炸弹人的头顶处传来一阵“当啷”的响声后,他们同时感到自己再次身陷黑暗地狱。

炸弹人站在原地动也没动,他知道就算他有办法离开这里,眼前的自由之神也不可能允许,因为她很明显没有任何想要离开这个地方的指示,所以自己作为一个跟班的又能说什么呢?但是如果炸弹人不使用炸弹炮轰这里,又能利用什么办法出去呢?炸弹人就算智商再低、见识再少,他也知道地窖是个什么结构,在地面世界地窖就是一个搭在地里的石壁房子,这些个地方和平年代可以用来储存粮食,战争年代可以当作监牢,绝对坚不可摧――更何况如今他们所身在的这个地窖是在地狱中,也就是说它更加地坚固、更加地密不透风。…

但是不管怎么样,两个人站在这一团漆黑的地窖中总算感觉不到寒冷。

当小怪物关上了头顶的机关门后,炸弹人可听不到外边的一点声音,他知道这座地窖与外界的隔壁应该有一定的厚度,所以隔音才会这么好。

值到这一刻炸弹人终于按捺不住地开口对苏雅说:“我说,自由之神,我们为什么要任凭他们的安排被关到这儿来?只要你点个头,我炸弹人绝对可以把这个地牢炸开,那样我们就可以出去了!现在可到好……究竟我们为什么要任由他们关起来,我们来这儿又有什么用?”

“那怪物嘴里所提到的‘大王’,应该指的就是噩帝的心腹,”

苏雅听了炸弹人的话,她居然很淡定地直言回复:“很久之前,大天使泰瑞雨的巫师迪卡凯恩曾经送给我一张名单,那个名单被称为《死亡名单》,上面写了六十位关于噩帝和他的心腹的名字。所以当我听了刚才那个小怪物嘴里提到的‘大王’,我猜想,这些大王一定跟《死亡名单》有关系,如果他们真的是名单上所提到的那些名字,我们必须要除掉他们,这是我必须做的事,而且迪卡凯恩也说过,只要将《死亡名单》上噩帝和他的所有心腹除掉,这个世界才会迎来最终的和平,而我也可以再次过上宁静的生活……也许那个时候,光明之神也可以再次回到人间。”

炸弹人听了自由之神的话,总算明白她的用意,但是他依然有一个问题想不通,只听他对苏雅说:“我还是不太明白,既然您想身入虎穴,并想办法找机会除掉那《死亡名单》中的噩帝的心腹,可是到时候您有什么办法以一个神的力量去对付四个家伙?到时您会召唤旧兵吗?还是有其他的办法?我并不是临阵脱逃,只不过我知道自己的能力有有限的,我也实在不想自吹自擂,因为我本来就没有以一挡四的能耐,所以,这一点还请您考虑清楚!”

炸弹人说完,他听着耳边自由之神的回复,只感觉她似乎仍然显得很镇定:“这个我早已想到,等死亡游戏开始的时候,等所有的奴隶被押出来的时候,等暗黑破坏神四个手下出现的时候,我会召唤我的终极战士共同对付他们,我相信,我的终极战士们应该已经完成了我交待的任务,将来的某一天,也许我会壮大我的队伍,也许我已经将暗黑破坏神的计划推进了死亡的边缘处。”

炸弹人听出自由之神执意如此,他知道自己想阻止也阻止不了,现在的他和自由之神苏雅也只能坐以待毙、听天由命。

炸弹人静下来无话可说,但是他闲又闲不住,于是他伸出手企图顺着这个黑暗地窖的墙壁往里面摸,看能不能摸出点儿什么来。炸弹人可以感觉得出搭建成这地窖的墙壁用的竟是一些粗糙的泥砖,当自信这一点时,他总算有信心这些泥砖烂瓦一定拦不住自己的炸弹。

炸弹人一边摸索墙壁一边往里走,嘴里还不闲着地说着:“哎呀,呆着没事,摸一摸,看看这个破地方里面都有什么宝贝?”

一听炸弹人又提到了“宝贝”这个字眼儿,站在炸弹人身后一动没动的苏雅再次想起了炸弹人送给小怪物的那个抠耳勺,这个东西虽然小虽然不起眼儿,但是苏雅很清楚并不是在所有的世界中都能遇到这个东西的,尤其在这个世界里她居然可以在自己的队伍中遇到手持这种东西并得知它的用途的人,这对于她来说绝对是个意外。关键是因为苏雅在异界呆得太久了,这个世界虽然充满魔法,但是所有人的智慧却仍然逗留在原始社会中,这里新奇的东西很明显还没有发达社会的多,仅管有很多东西也很新奇,也是属于发达社会没有的东西,但是那总是少之甚少,或者是跟魔法有关联,不是每一个普通人都可以拥有的。

总之苏雅确定炸弹人手中的抠耳勺绝对不是来自这个世界的。

苏雅终于忍不住对炸弹人开口说:“你刚才送给小怪物的那个抠耳勺真的是你的家传宝贝?你怎么会有那种东西?”

炸弹人听了自由之神的问话,他似乎并没有自由之神想的那么多,只听他对自由之神说:“你是说那个抠耳勺啊?它算得上是我的祖传,只是不算得上是宝贝,因为它毕竟是我爷爷送给我的,只不过我爷爷的抠耳勺有一堆,以前他总是买一个丢一个,买一个丢一个,值到他买了上百个以后,一次全家大扫除,我们在房间里的角角落落中找到了无数个,于是就这样,被我捡到的就被我收藏了。其实刚才送给那怪物的是用来抠肚脐泥的,真正抠耳勺的还在我怀里呢!”(未完待续……)

424地牢。

424地牢,

长春华山医院可靠吗
石家庄九州医院看病怎么样
不孕不育医院排名
哈尔滨治疗阴道炎医院
汕头看妇科更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