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至尊透视眼第521章暗较量

发布时间:2020-01-25 03:02:32

至尊透视眼 第521章 暗较量

雷天从见到苏哲就没好脸色,这也难怪,大仇未报,谁看到仇人会有好脸色。

不知是欧阳琪有意还是无意,安排他们坐在礼堂一处角落,看似不显眼,但是从她的视线可以一目了然。

两个都不是简单的主,真打起来,今晚的生日晚会恐怕上头条的就不是她了。

今晚的众多来宾对还是认识的,特别是年轻一辈,一起玩的都以他为瞻。看到他过来,大家都很兴奋。不过见到他亲自给一个不认识的人倒酒,大家都开始好奇苏哲到底是何方人物,竟可以让亲自为倒酒。

苏哲很心安理得的接受倒酒的待遇,心里清楚得很,像这种场合,只有别人抢着给倒酒,哪有他亲自出手的。

端起酒杯,苏哲望着杯子泛黄的液体,轻摇一边缓声道:“雷兄这杯酒到底有多贵呢?”

放下酒瓶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说道:“苏董可以猜一下——不管多贵,我认为苏董都可以买得起。只要你想买的话,恐怕今晚这里所有的好酒你都买得下。”

苏哲摇愰下酒杯,没有喝,将杯子放下去轻笑道:“雷兄真会开玩笑,我这种平时除非应酬极少喝酒的人,让我买下这么多酒干什么。这里的酒尽管有些贵的离谱,但我一来不开酒庄,买来没用;二来,这些酒又不具有收藏价值。不喝不卖,买来都是浪费。”

“雷兄财大气粗,人面又广。如果你买下来送人,就算你不喝,也有很多人睁着想替你喝。所以这酒我还是算了,如果是有收藏价值的,我倒破例不收古董,收藏下酒。起码日后有人来家里做客,还可以吹擂一番。”

微微一笑:“苏董真会开玩笑。其它的我不清楚,不过苏董有一点跟我很像?”

“哦。”苏哲抬起头看着问道,“哪一点呢?”

“不嗜酒。不管在哪个场合都保持着清醒,这一点我们很像。”

苏哲身体倚靠在沙发垫,往雷天身上瞄一眼淡声道:“雷兄这话只对一半——我确实是不嗜酒,但偶尔会喝醉。不过今晚我需要保持清醒,我可不想喝醉后,第二天醒来是睡在荒山野岭,或者乱葬岗,再不然就是永远都醒不过来。”

“苏董确实是会开玩笑,今晚可是小琪的生日,在这里都是熟人,就算喝酒了,顶多醒过来头感到疼。至于身边有没有女人,这个嘛就看苏董在不省人事前的表现。”

“哈哈......”苏哲笑起来,“雷兄外表看着挺正经的,没想到说话这么风趣。按雷兄的意思,今晚这酒喝了,我明天应该还能够醒来吧。”

不温不火道:“怎么可能醒不过来,这里卖的可不是假酒,要是苏哲酒精中毒的话,我会让这家酒店都开不下去。”

听着像是很普通的回答,苏哲很明白这是在宣示他的实力与权力。这场五星级酒店在天安市可不是名不经传的酒店,却说得如此坦然,可不是在说大话。

苏哲重新端起酒杯轻摇几下道:“有雷兄这句话,看来今晚我可以放心喝个痛快。雷兄不是要跟我喝酒吗,总不能我举杯独酌,你在看热闹吧。”

看了看面前的杯子,空空如也,拿过瓶酒边倒酒边道:“苏董说的极是,我先自罚一杯。”

两个人在喝酒,讨论着生意上的事情,不像敌人,仿佛像多年老友。雷天在一旁看着,一肚子怒火。只是这个时候他没办法发飙,因为他不知道大哥打什么主意。按他的性格,在这种场合碰到苏哲,天安市又是他的地盘,一定找人将他围住,狠狠打一顿出气。哪里会屈尊倒酒,谈笑风生。

雷天那点小心思苏哲用读心眼看得一清二楚,或许这就是能当领头人物,雷天却只能当跟班。

很多时候,领头人看似风光,如果不够沉着,想要在最高的位置站得长久,根本是不可能的。

虽然两个人各自心怀鬼胎,苏哲还是有点佩服,能够克制他的敌意跟他坐下来像没有任何旧仇一样喝着酒。这样的表现,苏哲可不会放松警惕。

两兄弟都是狠角色,谁知道刚才说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酒是要喝,但必须要保持清醒,不然真怕第二天醒不过来。

幸好雷家兄弟今晚是过来祝贺,没真的想与苏哲喝到不省人事。

大概喝了两瓶酒后,说有事提前离开。

苏哲客气挽留几句,心里巴不得他们快点离开。面对倒是无所谓,毕竟这家伙是耍阴的;可是旁边坐着一个雷天,既不喝酒,又不找别人喝,一直把他当仇人紧盯着,让人看着不舒服。

他们两兄弟一走,苏哲松口气。

“跟聊什么,你们两个人竟然能聊得这么融洽而不打起来。”欧阳琪走过来说道。因为突然出现,又是找苏哲喝酒,搞得她后面都不敢乱喝,时不时要留意这边的情况。

“我看雷天那眼神,恨不得要把你扒皮拆骨抽筋的,真亏你那酒能够喝得下去。”

苏哲摊摊手道:“我有什么办法,堆着笑容,而且我是跟他喝酒,总不能将雷天打一顿再跟他继续喝吧。”顿了下苏哲又接着道,“以前跟接触的时间都是比较短,每次都是雷天弄出乱子,他过来收拾,就打过几次照面。今晚跟他面对面坐这么久,我都有点佩服他的容忍。”

苏哲微微摇头,“这样的家伙很可怕。你应该听过一句话叫做无声狗咬死人,就属于这种。不张口前他连冲你低吠都没有,可是一旦冲过来,根本不给你反应的机会,直接就咬向你的脖子大动脉。”

欧阳琪柳眉扬了扬疑惑道:“有没有你说的那么可怕,虽然你跟他们两兄弟之间有仇,可我当初差点可是跟谈恋爱的。你这样形容,说得我当初的目光多差。”

苏哲撇撇嘴,他都忘了这茌事,连忙哄道:“那怎么可能,就是因为你目光好,所以当初才会不与他在一起。你这目光犀利,已经达到一眼就望穿对方心思的地步。我看这世上,你完全比得上千里眼或者透视眼了。”

“噗。”

欧阳琪笑出声,“雅雅,这家伙平时说话都是这么不靠谱吗?”

许雅没好气道:“不单是说话不靠谱,就连做事都不靠谱。琪琪我跟你说,今晚他会过来参加你的生日晚会,完全是我逼着他来的。”

欧阳琪双手插腰轻嗔道:“好你个苏哲,你居然这么不给面子?”

苏哲暗汗,那大小姐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下好了,惹恼寿星婆,那有得哄。

“反正我不管,等下你必须要不醉不归,要是还带着一点清醒,下次我直接杀到你家去!”

苏哲狠狠瞪了一眼在旁边幸灾乐祸的许雅,满脸哀怨的让欧阳琪拖着去拼酒。

本来想保持清醒的,让欧阳琪逼着,最后苏哲真的被灌得不省人事。

醒过来时是在酒店的房间,脑袋头疼不已。不管是多好的酒,第二天醒来想不头疼都是难事。

苏哲看了一圈房间,准备起床时,突然——

“不会吧?”

苏哲头大起来,接开被子,许雅正缠在他身上。刚才身体动了一下,许雅宿醉一夜醒过来。睁开眼,看到苏哲,随口喊道:“早。”

话出口,许雅脸上的表情顿时就变起来,“啊”一声尖叫起来。

“别激动,别冲动,别暴动。”苏哲连忙稳住许雅,看了下大家身上的衣服,忙道:“衣服还穿着,说明我们昨晚只是喝醉酒,没做出格的事。”

许雅坐起来检查身上的衣服,虽然有些凌乱,但一切是没变化过。将晚礼服整理好,许雅坐到床头处命令道:“你坐到后面,不对,你下床。”

这个时候苏哲只能乖乖照办,酒这东西果然不是好东西。昨晚喝得稀泥烂醉,醒过来是没有在荒山野岭,也没有在乱葬岗,可是在酒店这种暖和的房间里,身边躺着一个女人,还不是自己的女人,这事情也不是好事。

“许大小姐别往歪处想,昨晚下半场你有没有一点印象。你跟琪琪两个人几乎是喝high了,凡是来酒不拒,我上前劝你们根本不听。最后为了让你们少喝一点,将你们的酒全接过来喝,于是才有现在这一幕。但你可以放心,我们之前是清白的。”

其实苏哲心里有补充一句,喝得这么醉,在这种情况下,别说酒后乱性,能不能硬起来都是一个问题。

许雅死死的盯着苏哲,脸上带着微愠。身体上没有任何不妥,许雅知道昨晚他们只是喝醉酒,不知怎么的被放到同一间房间。只是从小到大,她除了跟琪琪睡过,连其他女性一起睡都不习惯,可是现在却跟一个男的睡在一起,传出去那还得了。

“我警告你,昨晚的事谁都不准说。如果让我听到任何流言蜚语,小心我跟你没完!”

“我保证!”

许雅怕这个,苏哲同样怕呢。

只是这时候,他们心里同时都在恨一个人,那就是欧阳琪。

焦作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在哪里
淮安癫痫病医院排行榜
亳州治疗癫痫病最新方法
淄博妇科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