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流浪的英雄 第742节 ...人家也爱你哟

发布时间:2019-09-25 18:31:57

流浪的英雄 第742节 ...人家也爱你哟

“所以,这个窃贼...咳,这两个窃贼,先在第三层偷窃,然后偷走了恒定之星,不过却似乎是又出现在了第三楼用一条绳索从屋顶逃走了,”

守卫队长点点头:“我们有人在入口守着,沒发现任何人,那绳索被收走了大部分,不过有一段断在了地上的废墟中,我们只能如此推测了,虽然有些不符合逻辑,”

对我们來说则完全符合逻辑,事情大概是这样吧,我们破坏了结界之后,一个本來就准备在博物馆盗窃的家伙沾了我们的光,跟在我们后面來到了第三层,偷走了好多东西,而在我们被守卫发现,用恒定之星离开的时候,他可能听到了动静,于是用套锁或者钩爪之类的东西逃到了屋顶上,然后直接逃走了,

这个混蛋......

“还有其他线索吗,”

“我们还发现了一副手套...可能是在屋顶攀爬时他掉落的,其他的...抱歉,就算有,也被游客与参观者们弄的不可辨认了吧,”叹了口气,这个中年队长看上去衰老了不少:“属于人民的王国博物馆失窃已经让我们备受指责了,为了不引起更大的不满,我们也正好继续开放博物馆,”

啊啊,愧疚感上升,那个可恶的窃贼混蛋,可恶,,

我从一个守卫那接过了手套,那应该是羊羔皮做的高级手套,非常薄、贴身,而且轻便透气,一般是有钱的贵族剑术爱好者才会戴的...那个窃贼不一定是贵族,但肯定很有钱,就算结界被破坏,博物馆的毒气机关也不可小看,看起來他一定是有不少经验的盗贼了,这也解释了他怎么有钱买得起这样的手套,

來回观察着这副手套,我突然在手套腕部内侧那缝线的地方,看到了两个字母,t.r,我猜,这就是手套主人的名字缩写了,

“啊,我们也看到了那个缩写...不过,光靠这个,找到窃贼恐怕很难,”

“至少我们有线索了......首先,我必须去查城内所有名字缩写是tr的贵族,”沒错,像贵族一样有钱,也许我们的窃贼就是贵族也说不定,

“...什么,,”守卫队长惊叫了起來,不过他立刻察觉到自己的失态,低声接着说:“抱歉,流浪的英雄大人,安德菲尔的贵族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盗贼的,他们的血液可都是尊贵的......像我们,光是怀疑他们那血脉的高贵的话,就......”

我能理解他的犹豫与这些话的意思,和我们这些居无定所存在于体制之外的人当然不会在意,不过他的话,这位虽然是王国博物馆的守卫队长不过依旧算是平民的男人,只要被那些贵族稍稍打压,恐怕连守卫都当不成了,

“我会让我的朋友帮忙查的,他的家族世代在这里经商,和不少贵族都有联系,他们的话,应该可以查出贵族们的大概情报,,名字还是沒问題的,”我说的是科瑞特和莎柏林娜,

守卫队长窘迫的点了点头,沒有再说什么,

“...啊呜,”靠在我身上的米娅突然发出了这样的声音,接着,她迷糊的抬起头:“咦,杨寒哥哥说完话了吗,呼...呼...”

别给我又睡着了啊,

我用手揉了揉米娅的小脸:“醒醒啦,说完了,咱们走吧,该真正的去追查那个盗贼了,”

“呜,笨蛋杨寒哥哥,窃贼、是窃贼,我们盗,,”

“啊啊是的是的快走吧,”

守卫们看着慌忙带着米娅离开的我,互相看了看,然后大概在默默祈祷我能抓住那个窃贼吧,他们的前途可都依靠在我身上了,

--------------------------------------------------

“你们两个小鬼...终于肯回來了,你们可是把王城弄得满城风雨啊,”拉邦在看到我们走进凡德尔家大门的时候就抬起独臂摸着额头,气的都无奈了的教训我们:“偷恒定之星也就罢了,米娅,你干嘛又手痒偷走那么多王室的藏品,”

“人家才沒有,”自然而然的,被冤枉了的米娅生气的鼓起了脸颊:“我和杨寒哥哥只偷了恒定之星,其他的是其他人偷的啦,”

我立刻点头为米娅的话作证:“沒错,不过我们也是刚刚知道,现在呢...正准备去追查那个窃贼呢,”

我说着,还拿出了那一只手套:“知道科瑞特在哪吗,他也许可以帮忙,”

“他出去了

流浪的英雄  第742节 ...人家也爱你哟

,和红额头一起,有什么事吗,”

“看这个手套,那里有个名字缩写,我想让他用凡德尔家的人脉帮我查查有沒有叫这个名字的贵族...那种非常有钱又有权力,只缺刺激的贵族,”

拉邦挑了挑眉毛,然后想到什么似的指了指厨房:“你可以找莎柏林娜,她和阿加雷斯在一起,,我想阿加雷斯那孩子会非常感谢你的,哈哈,”

我也这么想,于是我和拉邦挥了挥手,就去解救阿加雷斯了,

而还沒走到厨房,米娅就突然拉住了我,她似乎想说些什么的样子,却又总是欲言又止,

“嗯,”

“杨寒哥哥,既然、呜...那个,你都已经...呜,”

“什么,”

“如果、如果人家开始学习厨艺的话,杨寒哥哥会高兴吗,”

噢...噢噢噢,,,

我开始用力的点着头,头发都狂乱的摔在我脸上了:“会,会会会,”

米娅的脸红了起來,然后有些傲娇的偏过头去:“切、别得意的太早啦,万一人家也只会做黑暗料理呢,”

“沒关系,你看阿加雷斯不也依然努力的在吃吗...因为啊,只要是自己爱的人所做的东西,不管怎么样都会高兴的,”我说完之后才意思到自己说了什么,那个词、呜啊,我是怎么想的,,

沉默了好一会,米娅都只是在看着我,仿佛我的话其实是石化咒语一般,然后,她突然就回过神來,努了努嘴唇,然后用可爱无比的声音轻轻说:

“...人家也爱你哟,杨寒哥哥,”

连云港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连云港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连云港治疗妇科方法
连云港治疗妇科费用
连云港治疗妇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