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我是大神落人间正文第二十四章坑货之间的较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0:09:50

我是大神落人间 正文 第二十四章 坑货之间的较量

灵魂老者在思考,究竟用什么才能让这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家伙过来,进入阵中。

这大阵是效果逆天,能让人不死,可是那复活的条件苛刻也是让人想要放弃,必须忍受无尽的寂寞,肉身与神魂都呆在这阵中心,经过岁月的熬炼,重新一点一点凝聚,再以一个精神力强的人为祭品,灵魂肉体归一,才能真正重新复活。

毕竟人死即灭,归于尘土,乃是自然定律,苍天意志,除非强到恐怖的修炼者,功参造化,才能滴血重生,跳脱宿命年轮。

但是这下位面的天道境老者显然不是这个级数的强者,所以他要复活,完全是与天夺命,方才如此艰难。

他已经等了无尽的时间了,要不是怕自己的老坟被挖,怎么会选西域边疆这个犄角旮旯布阵,如今好不容易有个精神力过关的人进来,不想就这么放他离开。

莫铭有的是耐心,他不急,就在旁边冷眼旁观,反正他确定,只要自己不进入那让他都有些头皮发麻的阵中,就不会有什么事。

老者咬了咬牙,用那精神力的手指了指棺材旁的一处,一个储蓄手镯安静地躺在哪儿。

莫铭先前倒是没发现哪里有个东西,现在才看见。

“那个手镯里是我毕生的收藏与积蓄,你进来拿走吧,我已经是将死之人,拿来也无用,都给你了。”

他很肉疼地说着,充满了不舍,还在演戏,想套莫铭进去。

莫铭心里在冷笑,这些老狐狸就是老狐狸,心计一个比一个高,城府也一个比一个深。

“这可是你说的啊,是你自己要送给我的,不是我强取豪夺。”

他抬起了脚步,一副准备进去拿那手镯的样子,陪他演戏。

老者看到意图走过来的莫铭,也是将头故意甩走一边,沧桑地说道:

“拿走吧,这人啊,一老了就是喜欢念旧,它们跟了我这么长的时间,难免会有些感情,舍不得。”

一副已经看破红尘生死,随时可以登临极乐的模样。

实则老眼在撇莫铭,觉得他还是太年轻,还是经受不住宝物的诱惑,也怕自己激动的神情被这贼娃发现。

五步,四步,三步,两步……

见到莫铭只差一步就踏入阵中

,老者激动得握紧了拳头,却不敢太过明显地暴露出来,多少年了,他在这不毛之地呆了多少年了,今天终于可以再出世,天大地大,任我逍遥。

最后一步,莫铭的左脚抬了起来,只要放下去,就算是进了大阵,会被当成祭品,献祭给老者。

“踏下去,踏下去。”

老者瞄着莫铭,吞了吞喉咙处那根本没有什么东西的空气,觉得那一步怎么就这么遥远。

然而莫铭在老者紧绷的神经中将脚收了回来,就站在阵的边缘线上,抱怨道:

“哎呀,我怎么这么笨,到这儿了直接取不就行了吗,还非得走路过去,真是不会省力。”

说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手中的枪尖把那储物镯子刁起,顺着枪身滑到自己的手上。

老者被莫铭这波操作惊呆了,这是什么情况,双眼大大瞪起,自己的如意算盘打了水漂,家底也被掏了光。

本来觉得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却愣生生成了偷鸡不成蚀把米。

“你在干什么,快还给我。”

老者失态,大叫起来,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悲天悯人。

莫铭往后退了几步,笑嘻嘻地将手镯拿在手中,这个空间镯的品质可是比老人给他的好了不知道多少倍,拿在手里不重,反而很轻。

“不是你让我拿的吗?没拿之前我可是就已经问过你了,你也同意了,如今怎么叫我还回去?”

莫铭掂着手中的镯子,嘿嘿笑道,那样子,活像个爆发户,贼猥琐。

老者冷静下来,自认输理,总不能告诉他自己的计划吧,的确是找不到什么说的,只能干吃哑巴亏。

“我只是说,让你出于尊敬,还是亲身到这儿来拿,又没说不给你了。”

老者尴尬地笑道,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可信一些。

“哦,那你要说啊,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要这么做呢,你得早说,早说不就好了吗?”

莫铭念经。

老者又想吐血,要不是他是个灵魂体,没有身体,恐怕今天得被这个小屁孩给气死。

莫铭念完经后,在老者目瞪口呆的眼神下,将那手镯小心翼翼地放下,而后又双手恭敬地将它捧了起来。

“这样可以了吧,你们这些老家伙规矩就是这么多,可不可以进步一下,别这么死板。”

随后说道,非常不爽。

真的,老者捶胸顿足,觉得莫铭绝对是故意要气他,要不是对这个阵法的隐蔽性想当放心,他都要怀疑莫铭已经看出了什么。

心里还骂着,究竟是那个老妖怪养的这个小妖孽,简直比那些活了无数年的老怪物还贼。

没有理会老者,莫铭直接当场开始点起宝贝来,他把手镯拿过来,一丝灵魂力进入,里面的库存让他都有些咋舌,不愧是天道境的小宝库。

从各式各样的大药到珍惜的宝器,应有尽有,多得让人眼花缭乱。

“我的乖乖,你以前怕是没少坑人吧,好东西这么多。”

莫铭笑眯眯地和老者说道,认为他以前绝对是个坏痞子,没少去抢别人的东西,不然怎么有这么殷实的家底。

老者心都在滴血,这可都是自己辛辛苦苦一辈子的积蓄,如今给别人做了嫁衣,眼睁睁看着一个小屁孩点货,还得陪笑。

同时在想,自己的命为什么这么苦,等了这么无数多年,迎来的不是一个满意的祭品,而是个从头坏到脚的屁股绝对有痔疮的小混蛋。

“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老者再一次试探地问道,他实在是想不通这个小娃是哪儿来的,智商未免也太高了,超出同龄人太多。

再有,他居然对天道境之上的境界都有所了解,这可是秘辛,不是谁都能知道。

莫铭看到这么多宝贝,顿时心花怒放,虽比不上他小鼎里的东西,可在这下位面绝对是够用了,这可是大佬级人物全部身家。

他已经决定了磨砺自己,小鼎不到关键时刻绝对不能动用,这些下位面适用的宝贝正好能填补空缺。

听得老者的问题,莫铭大眼睛轱辘转,将手镯戴在了自己手上,双手负背,骄傲地道:

“我来自上位面。”

老者飘在空中,面色有些凝重地看着这个只穿着红色的肚兜的小屁孩,要是别的孩子这么说,恐怕他大牙都要笑掉,下位面能凭借实力与天赋得到上位面的认可成功飞升,继续修行,上位面的人要下来却是更难,受到位面的压制和排斥。

可这个小娃的话他却不得不认真掂量真假,他认得阵法,不然绝不可能通过外面的阵到这里,也识得天道之上的神奇境界,这可是连他都无法窥测的天机。

“我乃是上位面绝地中的一株仙藤结出的果实,从葫芦中出生,初开灵智,可以穿梭位面屏障,特意到下位面来历练自己,如今遇到我是你的运道,其实我早就知道了你在此处布下了大阵,只是希望你可以悬崖勒马,才没有揭穿,却没想到你居然冥顽不灵,还有害我之心。”

莫铭摇头,很失望,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他可没蠢到和个陌生人交代底细,亦真亦假才让人捉摸不透。

“你早就知道了我这里有大阵......”

听得莫铭的话,前半段还好,可是后半段老者脸色就彻底难看了下来,这个头顶长包脚流脓,从头坏到脚的家伙,原来早就发现了大阵的存在,还陪他一直演戏,想到刚才自己那些义正言辞的话语和动作,以他的绝世脸皮都有些微红,绷不住。

至于什么希望他改邪归正的屁话,他才不会相信,这个小混蛋就是想套路他交出宝贝,如今得手了方才大方承认,真是不要脸的典范。

没想到自己坑了大半辈子的人,今天居然被一个娃反坑。

“当然,本王是谁,乃是天地灵根所生的葫芦娃,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就凭你也想骗我,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莫铭嘚瑟,反正他所有的家底都在自己的身上,想怎么吹就怎么吹。

老者眼睛都红了,想要拼命都没法拼,这是他出道以来,吃得最大的一次亏,还被一个凝丹境的小娃说教。

“行了,既然一切你都知道了,那我们就明人不说暗话,来谈谈合作吧。”

老者严肃起来,不再像刚才那样的掐媚,已经把莫铭当成一个同等级的强者来打交道。

在他的眼里,不管这个小娃说得是不是真的,他的心智和见识可以看出,绝对有来头。

毕竟这些可不是光凭吹牛就能吹出来的。

“合作?这些东西可都是我的了,你还有啥好东西来跟我谈合作的?不会是想空手套白狼吧。”

莫铭一秒破功,将手上的镯子缩了缩,到他手里的东西还想要回去,想都不要想。

开发圣爱医院王冬梅
艾玛医院做人流
癫痫怎么得的
贵州看癫痫病的医院
深圳检查妇科哪个医院最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