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笔墨封神 第14章 君子剑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9:50

笔墨封神 第14章 君子剑

来到演武场后,柳如心直接就走到了中央,然后从边上的武器架中抄起一把长剑,朝着叶玄扔了过去。

她的动作极为快速、迅捷,而且扔剑时也没有提前告知,因此叶玄并没有接住,而是让剑掉落在了地上。

啪!

长剑落地后,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叶玄这时候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因为演武场上可不仅仅是他跟柳如心,还有很多的护院跟丫鬟。

比如柳如心的贴身丫鬟小蕊,她在看到了叶玄连剑都没接住后,顿时就笑出了声来,当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

其他的护院、丫鬟虽然也有点想笑,不过他们的自制力很好,所以并没有人笑出来。

柳如心在听到笑声后,也赶忙一脸凝重的看向了小蕊,呵斥道:“小蕊,注意你的言行!”

虽然柳如心在喝斥小蕊,可她却没有丝毫惩罚的举动,显然这个小丫鬟还是很讨柳如心喜欢的。

不然的话

当然,柳如心在说让小蕊去书房反省时,也没有外人听到,所以这会儿把她带出来,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叶玄也看得出柳如心很是看中小蕊,因此他虽然觉得很丢人,可却没有去找小蕊麻烦,只是脸色微红的将长剑捡了起来。

“那个,这大清早的,你该不会是让我练剑吧?”叶玄捡起长剑后,低声的问了一句。

“君子佩剑,这是世家传统!你的贴身长剑在大周时就被摧毁了,不日我会再度为你物色一把,现在就先用这把剑练习吧!”柳如心点点头,然后便从武器架上,也取下了一把长剑。

还别说,当柳如心拿起长剑后,再配上那一身劲装,还真的有点女侠范。

“玄少爷,虽然你失去了记忆,可是剑法应该已经烙印在了你的身体中,现在就让我来确认一下你的剑法还剩下多少。”

“等一下,其实我……”

柳如心原来是想试探叶玄,可叶玄哪里会什么剑法,所以赶忙伸手想要解释一下。

奈何,柳如心根本不给叶玄解释的机会,直接就对叶玄展开了攻击。

她的攻击也很是简单,可对于一个只用拳交打过架的人来说,柳如心的攻击手段也是极为高深了。

啪!

这不,在第一回合交手时,叶玄根本没看清柳如心的动作,自己的肩膀就被剑身狠狠的拍了一下。

柳如心虽然是一个女子,而且看上去很是柔弱,但谁想她的力道却不小,而且对于剑的掌控能力也很强,只是用剑身拍打了叶玄,并没有用剑刃伤到叶玄。

“嘶!你来真的?”

叶玄被抽了这一下,疼得直咬牙。

之前,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之前柳如心对他那没关心,可在这时候却竟然下的去手。

要知道,就刚刚那一下,叶玄就知道自己的肩膀一定淤青了。

面对叶玄的质问,柳如心却什么都没有解释,只是淡淡的说道:“玄少爷,还请你认真一点!”

话音一落,柳如心果然又展开了攻击。

这一次叶玄也有所准备,因此当她出手时,叶玄也拔出了长剑。

可惜的是,叶玄真的没有使用过长剑,融合记忆时也没有得到任何关于剑的记忆,因此当长剑袭来时,他只会本能的挥舞手中之剑去抵挡。

可这样的挥动,在柳如心的眼中确实破绽百出。

叮!

第二回合的交手,柳如心轻而易举的就将叶玄的剑给打飞了。

叶玄的手腕也因此受到了伤害。

手腕的痛苦不比肩膀小,叶玄也为此变得有些恼怒起来。

“够了,昨天你还好好的,今天怎么突然发起疯来了,难道就因为我误认为你想勾引我,所以今天就趁机来打击报复?”对于柳如心的狠辣表现,叶玄本能的就认为她在公报私仇。

正如他所想的那样,其实柳如心还真有这个想法。

当然,试探叶玄还剩下多少剑术,也是一方面。

柳如心看着叶玄一脸气愤的样子,心中不知怎的很是开心,仿佛阴谋达成了一般。

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这时候她竟是露出了一丝笑容,或许只有这样真挚的笑容,才会让自己都无法发现。

另一边,叶玄虽然看见了柳如心在笑,而且笑的很美,可他也是一点欣赏的心思都没有。

但周围的小蕊,小红,以及那些护院们,在看到了柳如心的笑容后,心中都是极为震惊的。

能够在演武场出现的护院、丫鬟,那可都是柳如心的心腹,至少也都跟随了她五年之久。

可是在这些年中,他们是真的一次都没见过柳如心如此笑过,笑的那么真诚,那么的出自内心。

不过,主人高兴自然是好事,所以他们也没有谁把这件事情说出来,只是暗自记在心中了,同时都开始思考叶玄对柳如心来说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为什么可以让柳如心笑的这般高兴。

柳如心的注意力此时全在叶玄的身上,因此她没有发现周围的异状。

等叶玄吐槽完毕后,她便露出一副好笑的神情说道:“玄少爷,虽然你思想龌龊,但我是不会跟你计较的,刚刚我确实是为了试探一下你的剑术,没想你却把君子剑法忘的一干二净。”

“我又岳不群,当然不会君子剑法了。”叶玄听完之后,更加的郁闷了。

因为有着前世记忆的缘故,他一听到君子剑就会想到岳不群。

一想到岳不群,就会想到对于任何一个男人来说,都非常恐怖的一件事情。

“岳不群是谁?他的君子剑法很好吗?”柳如心倒是有点兴趣了,她还是第一次从叶玄口中听到外人的名字。

“我也记不清岳不群是谁了,但我印象中他的‘贱’法很是厉害。”

说道‘贱’字之时,叶玄故意加重了口气。

他当然没有办法给柳如心解释岳不群是谁,所以只能够这么回答,至少岳不群的事情现在是没有办法解释,以后的话就说不准。

云南白斑疯医院
唐山治疗男科费用
常德治疗白癫风医院
云南白癜病医院
唐山治疗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