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杀死男主角 第027章:恰是一夜好时光

发布时间:2019-12-04 06:17:16

杀死男主角 第027章:恰是一夜好时光

希瑞尔眼眸如阴寒湖泊,他齿间森严凛然,“无论我做什么,很少有人敢阻止我,那边和这边都一样。我警告你,不要让我不高兴,下不为例!”

展陶微躬着身,随时迎战,可希瑞尔没动手,反而霍然一笑道,“很好,看你现在终于有点【主角】样了,好好享受,除了茜倩,这里还有很多值得开发的妞。”

希瑞尔揽着展陶肩,一一点数道,“莉莉,身段柔软技术娴熟。小北,脸长得跟那谁特像,胆子大敢尝试,包你满意。还有贝塔,嗯,如果你好御姐那口,可以找她,不过她比较喜欢扮女王,上回被我折了只手。”

展陶胃部搅动,涌起强烈的呕吐感,他看着希瑞尔丑恶的嘴脸,很想将其揉烂撕碎。不行,必须冷静,不能让希瑞尔得手,打不过,智取还不行么?

“你这样会让葵里沙不高兴的,女人善妒,面上不说,可谁知道她们心里怎么想。”展陶半哄半骗道,“你玩一般的女人倒无所谓,可茜倩不同,她有知名度,人也漂亮,葵里沙要是认为你动真情了……”

“对人类动情?”希瑞尔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干咳一声道,“老兄,是你失智了还是我失智了。”

展陶也意识到他话里逻辑有漏洞,果然不善言辞的他,压根没有拿语言当武器的本事。可是,希瑞尔笑完沉吟了半晌,悠悠道,“倒也有道理,前阵子刚出个【堕落者】,死的那么惨,要是葵里沙因此不再愿意与我为伍,那可就坏事了。”

展陶没听太明白,可只要大方向是对的,管他的呢!当下头点成电动马达臀道,“是是是,不能啊!”

希瑞尔被忽悠进去了,魔怔般念叨道,“对,不能这样,小不忍而乱大谋,人类虽愚蠢,但这话不假。”

展陶暗松口气,看向台上专注唱歌演出的茜倩,为她逃过一劫感到庆幸,希瑞尔心情正好,“多亏你提醒,作为感谢,人让给你了,放心,我会打点好一切。调整好状态,别浪费了这一晚上大好时光。”

展陶不懂调整好状态是什么意思,之后希瑞尔将他晾在一边,独自玩耍去了,展陶无法融入周遭环境,悻悻找一偏处独饮。没饮酒,喝果汁,格格不入有些尴尬,不过这果汁味虽好,可怎么喝着头晕哩?展陶趴桌上,眼镜瞅到的画面在晃,人拉出叠影,绚烂的灯光交融汇聚,成了失手推翻的调色板。

“展先生,老板安排好了,我会带您过去。”

恍惚间,展陶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那人把他扶起来,出了荒诞酒吧,上了一栋很高的楼,嘀嗒一声,刷卡开门,把展陶安置好,那人迅速撤退。展陶仰面躺床上傻笑,脑子里有一团浆糊在搅,天花板上怎么会有星星呢?

星空煞是好看,而更好看的不过笑颜,看到活生生的茜倩,与自己仅有一指间的距离,展陶瞬间酒醒,甚至背脊冒了冷汗。是犯花痴了?不像,这脸摸着软软的,很真实啊。

“我记得你,在南航头舱里。”茜倩浅笑如花蜜。

展陶咽了咽,将她一把推起来,我去,真人?!希瑞尔把人弄来他房里作甚?这就是他所言的感谢?茜倩一个踉跄,有些生气,“你弄疼我了。”

“不好意思,我很紧张。”展陶看着同坐一床的茜倩,很是手足无措。

茜倩掩嘴一笑,偷笑道,“你好傻。”

展陶迟钝地回忆到,茜倩似乎说了,她记得他,被女神眼熟了,这让他很兴奋,可一切太过美好,以至于让他觉着身处幻境之中。

“是希瑞尔叫你来的吗?”这大概是明知故问,也算是心理上的某种慰藉,展陶这般问道。

茜倩如同听到禁忌,她忽然害怕地发抖,哆嗦道,“什么?我不知道!”

化蛇虚影一现,坐茶几上冷笑,“你不会以为一面之缘,令她对你留情,以至于主观上想找你吧?别傻了,一切不过是希瑞尔的安排,显然,他控制了她。”

事实当然该是如此,可还是有失落感,展陶按着茜倩瘦弱的肩膀,低声安抚道,“别怕,我们就聊聊天,不会伤害你的。”

茜倩平静了一些,睫毛如鸽子的羽翼般颤动,她的眼生的极美,即便看一晚上也不会腻。然后,展陶真的看了一晚上,聊天?算了吧,一大明星一学生仔,能有共同话题吗?动手动脚?他只敢想想,没那胆子。要是被希瑞尔知道这良辰美景完全虚度了,估计恨不得锤死他。

虽是啥也没做,可确实一夜没合眼,大早上的展陶哈欠连天,所以希瑞尔没看出什么端详,以为他昨夜劳累过度,可怜可怜。回学校,展陶扎扎实实翘了一天课,赖床上不肯动,到晚上七八点元气才回复过来,出去觅食行动。

这个点想在食堂吃顿饭菜是不可能了,又懒得出校,展陶干脆买了快餐应付,很不健康,可适合对付没食欲的时候。化蛇盯着大口啃汉堡的展陶道,“说说吧,又不是和尚,忍着憋着干吗?女神呐,过这村可没这店了。”

“你怎么不早提醒我。”展陶翻了个白眼,哼声道,“还不是你的锅?那会儿你蹦出来说那么一句话,搞的我觉着索然无味,你说要是我强上了,和那啥犯有什么区别?人又不是自愿的。”

“唷,还挺有追求。”化蛇讥讽道,“占据了身体不行,还妄图享受更深处的灵魂?你知道吗,这不叫高尚,这叫贪婪,是原罪。”

“你别说了,你没看出来我心情不好吗?”展陶抓了把薯条塞进嘴里,含糊不清道,“老实说,我挺后悔,这辈子大概没机会再离她那么近了,都没好好和她说会儿话。你说好不好笑,昨儿硬挤都没有,现在却有一肚子问题想问她。”

“比如呢?”化蛇颇感兴趣。

展陶自己都乐了,看着化蛇认真道,“比如,人从小美到大,到底是一种什么体验啊?”

希瑞尔眼眸如阴寒湖泊,他齿间森严凛然,“无论我做什么,很少有人敢阻止我,那边和这边都一样。我警告你,不要让我不高兴,下不为例!”

展陶微躬着身,随时迎战,可希瑞尔没动手,反而霍然一笑道,“很好,看你现在终于有点【主角】样了,好好享受,除了茜倩,这里还有很多值得开发的妞。”

希瑞尔揽着展陶肩,一一点数道,“莉莉,身段柔软技术娴熟。小北,脸长得跟那谁特像,胆子大敢尝试,包你满意。还有贝塔,嗯,如果你好御姐那口,可以找她,不过她比较喜欢扮女王,上回被我折了只手。”

展陶胃部搅动,涌起强烈的呕吐感,他看着希瑞尔丑恶的嘴脸,很想将其揉烂撕碎。不行,必须冷静,不能让希瑞尔得手,打不过,智取还不行么?

“你这样会让葵里沙不高兴的,女人善妒,面上不说,可谁知道她们心里怎么想。”展陶半哄半骗道,“你玩一般的女人倒无所谓,可茜倩不同,她有知名度,人也漂亮,葵里沙要是认为你动真情了……”

“对人类动情?”希瑞尔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干咳一声道,“老兄,是你失智了还是我失智了。”

展陶也意识到他话里逻辑有漏洞,果然不善言辞的他,压根没有拿语言当武器的本事。可是,希瑞尔笑完沉吟了半晌,悠悠道,“倒也有道理,前阵子刚出个【堕落者】,死的那么惨,要是葵里沙因此不再愿意与我为伍,那可就坏事了。”

展陶没听太明白,可只要大方向是对的

,管他的呢!当下头点成电动马达臀道,“是是是,不能啊!”

希瑞尔被忽悠进去了,魔怔般念叨道,“对,不能这样,小不忍而乱大谋,人类虽愚蠢,但这话不假。”

展陶暗松口气,看向台上专注唱歌演出的茜倩,为她逃过一劫感到庆幸,希瑞尔心情正好,“多亏你提醒,作为感谢,人让给你了,放心,我会打点好一切。调整好状态,别浪费了这一晚上大好时光。”

展陶不懂调整好状态是什么意思,之后希瑞尔将他晾在一边,独自玩耍去了,展陶无法融入周遭环境,悻悻找一偏处独饮。没饮酒,喝果汁,格格不入有些尴尬,不过这果汁味虽好,可怎么喝着头晕哩?展陶趴桌上,眼镜瞅到的画面在晃,人拉出叠影,绚烂的灯光交融汇聚,成了失手推翻的调色板。

“展先生,老板安排好了,我会带您过去。”

恍惚间,展陶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那人把他扶起来,出了荒诞酒吧,上了一栋很高的楼,嘀嗒一声,刷卡开门,把展陶安置好,那人迅速撤退。展陶仰面躺床上傻笑,脑子里有一团浆糊在搅,天花板上怎么会有星星呢?

星空煞是好看,而更好看的不过笑颜,看到活生生的茜倩,与自己仅有一指间的距离,展陶瞬间酒醒,甚至背脊冒了冷汗。是犯花痴了?不像,这脸摸着软软的,很真实啊。

“我记得你,在南航头舱里。”茜倩浅笑如花蜜。

展陶咽了咽,将她一把推起来,我去,真人?!希瑞尔把人弄来他房里作甚?这就是他所言的感谢?茜倩一个踉跄,有些生气,“你弄疼我了。”

“不好意思,我很紧张。”展陶看着同坐一床的茜倩,很是手足无措。

茜倩掩嘴一笑,偷笑道,“你好傻。”

展陶迟钝地回忆到,茜倩似乎说了,她记得他,被女神眼熟了,这让他很兴奋,可一切太过美好,以至于让他觉着身处幻境之中。

“是希瑞尔叫你来的吗?”这大概是明知故问,也算是心理上的某种慰藉,展陶这般问道。

茜倩如同听到禁忌,她忽然害怕地发抖,哆嗦道,“什么?我不知道!”

化蛇虚影一现,坐茶几上冷笑,“你不会以为一面之缘,令她对你留情,以至于主观上想找你吧?别傻了,一切不过是希瑞尔的安排,显然,他控制了她。”

事实当然该是如此,可还是有失落感,展陶按着茜倩瘦弱的肩膀,低声安抚道,“别怕,我们就聊聊天,不会伤害你的。”

茜倩平静了一些,睫毛如鸽子的羽翼般颤动,她的眼生的极美,即便看一晚上也不会腻。然后,展陶真的看了一晚上,聊天?算了吧,一大明星一学生仔,能有共同话题吗?动手动脚?他只敢想想,没那胆子。要是被希瑞尔知道这良辰美景完全虚度了,估计恨不得锤死他。

虽是啥也没做,可确实一夜没合眼,大早上的展陶哈欠连天,所以希瑞尔没看出什么端详,以为他昨夜劳累过度,可怜可怜。回学校,展陶扎扎实实翘了一天课,赖床上不肯动,到晚上七八点元气才回复过来,出去觅食行动。

这个点想在食堂吃顿饭菜是不可能了,又懒得出校,展陶干脆买了快餐应付,很不健康,可适合对付没食欲的时候。化蛇盯着大口啃汉堡的展陶道,“说说吧,又不是和尚,忍着憋着干吗?女神呐,过这村可没这店了。”

“你怎么不早提醒我。”展陶翻了个白眼,哼声道,“还不是你的锅?那会儿你蹦出来说那么一句话,搞的我觉着索然无味,你说要是我强上了,和那啥犯有什么区别?人又不是自愿的。”

“唷,还挺有追求。”化蛇讥讽道,“占据了身体不行,还妄图享受更深处的灵魂?你知道吗,这不叫高尚,这叫贪婪,是原罪。”

“你别说了,你没看出来我心情不好吗?”展陶抓了把薯条塞进嘴里,含糊不清道,“老实说,我挺后悔,这辈子大概没机会再离她那么近了,都没好好和她说会儿话。你说好不好笑,昨儿硬挤都没有,现在却有一肚子问题想问她。”

“比如呢?”化蛇颇感兴趣。

展陶自己都乐了,看着化蛇认真道,“比如,人从小美到大,到底是一种什么体验啊?”

大庆中医院预约挂号
熙仁医院刘毅
威海治疗妇科方法
海口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强
吉林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