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超级U盘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同室操戈

发布时间:2019-12-04 23:38:52

超级U盘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同室操戈

小水泵喷吐水流,带着仿真鱼虾、软胶水母浮沉游动,宛如活物。

鱼缸之外,方俊淇双手放在桌上,眼睛紧盯面前屏幕,却是无心关注这般风景。

金诚他们三个也是差不多的造型,视线放在各自面前的屏幕上,双手按抓键盘鼠标,时而皱眉苦思、时而张开嘴轻笑。如此做派,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专注、勤奋、忘我之类的形容词。

作业都已经做完,换脸消码什么也暂时搁置下来,众人便在方俊淇的撺掇下玩起了《丝路》新出的“斗将”模式。

《丝路》官方承诺会跨平台发行,但目前只有PT版本。金诚他们只有电脑没有主机,却能借助串流玩到这款游戏,所以也都购买了游戏。

借助4芯片架构的独特优势,蜂游将游戏串流和多人共游结合起来,推出独特的多线串流功能。通过将游戏画面串流到复数设备上,最多能同时支持四名玩家联机游玩。

当初这么做本意是为了降低其他人尝试PT游戏的成本,方便种子用户像其他人扩散口碑。蜂游推出的主机游戏都偏向重度,想要玩的爽快还是需要购买游戏正式注册帐号。很多人都和金诚他们一样,因为舍友入坑而被拖下水,成为日渐庞大的”无主机玩家“群体的一员。

这样一来,多人串流固然影响到主机销售,却为游戏销售做出了贡献,游戏的边际利润远高于主机,蜂游从中赚到不少利润,自然不会放弃这一特色功能。最新一代PT2同样继承了这个大受欢迎的特性,并企鹅推陈出新将串流画质提升到4K级别。

当然,4K是双人模式专属,一拖四模式下的分辨率只有1080P。正好金诚他们都没有配备4K显示器,1080P串流却是刚好够用。

恢宏壮丽的罗马竞技场上,四名古装骑士正在九万市民观众的注视下战作一团。

他们身穿厚重华丽的铠甲,头戴饰有红缨或羽翎的头盔,手里分别拿威武霸气的骑枪、马槊、画戟、战锤,骑着装备马甲马鞍和双镫的四色战马,造型威风凛凛、神态雄姿英发,很有几分三国英雄、隋唐好汉的风姿气概。

可惜,当这些人聚到一起,带给观众的却是一场既不英武也不帅气的战斗。

强壮雄俊的战马一次次发动冲刺,顶盔掼甲的骑士一次次挥动武器,却只能打到空气,看起来略滑稽。

当然,也不是绝对打不中。三杆长柄武器偶尔能够碰到别人,只有短柄的金瓜锤沦为彻底的悲剧,郭明一次又一次按动鼠标,却连对手的马尾都没能碰到。

正所谓柿子检软的捏,其他三人看到机会,默契地选择搁置争端先怼郭导,把他的人物撵得满场乱跑。虽然这帮家伙的“马战技术”同样糟糕,十次攻击只能命中二三次,但他却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肯定第一个被打出局。

脑筋一转郭明马上有了主意,趁着邓盛云和金诚再次追击上来的机会,他猛地回身撒手,掷出手里的一对金瓜锤。双方距离只有丈许,这次飞锤攻击很快取得成效,一锤砸中邓盛云的面门,一锤丢进金诚怀里,算是帮他挽回了些许颜面。

邓盛云很快就从飞锤砸脸的惊慌中走出,大喜道:“哈哈,郭导你怎么把武器丢了?诶,你怎么跑了?”

淡定退出游戏,郭明端起旁边水杯喝了口水,这才说道:“我也没办法,锤子太坑爹了,攻击速度慢、攻击距离短,完全就是个坑货!”

“活该,谁让你选锤子的?”邓盛云摇着头评说:“中式金瓜锤重心靠前,其实是装逼用的仪仗武器,岳飞帐下金银铜铁八大锤纯属演义杜撰,偏偏你还信了……哎我去!你们怎么打我?”

电脑屏幕上,他的人物被身后刺来的枪尖、槊头贯穿,已然是活不成了。却是他只顾着吐槽临阵脱逃的郭导,一时放松了对马匹的控制,金诚和方俊淇抓住机会发动背后偷袭,直接将其秒杀当场。

枪和槊都是从矛发展而来,长杆具有弹性,头部侧面开刃,可以挑砸以刃伤人。不过传统的刺击功能也没丢,瞅准机会照样能扎出两个血窟窿。

按键收回马槊驱马离开,方俊淇得意道:“没办法,你站在那里不动,实在没忍住。”

“没错,”金诚出言附和,“固定靶就是爽!”

云哥无言以对,郭明却跳出来接腔,“说这些做什么?你们两个赶快干一架,咱们好重新开始!”

“好啊,我没意见,”方俊淇点头同意,“诚哥你怎么说?”

“那就来吧!”金诚控制人物驱马前行,朝着方俊淇的人物冲去。后者也是不甘示弱,用槊尾敲击马股,迎头撞了上来。

在两人的刻意控制下,两匹重装骏马很快撞在一起,上演了一出撞马惨剧。虽然身体在惯性作用下朝前栽倒,两名骑将依然送出各自武器,方俊淇的人物惨遭长枪穿腹,金诚的人物脑袋被槊头重重抽中,脖子断了一半已然断气。

放到真实战场这算是两败俱亡没有胜利者,此刻却是方俊淇成了最后赢家。

“哈哈哈哈!”方俊淇得意大笑,“最后还是我赢了。”

“且!”金诚撇嘴表示不屑,“要是没有主机优势,死的就是你了。”

串流模式下,他们三个的控制指令需要经过局域传输,并由此产生了控制延迟。延迟时间很短,几乎无法察觉,关键时刻却能决定输赢。

方俊淇自知理亏,也不在这个问题上和他争辩,笑着重开游戏,“行了不说这个了,快进来!”

郭明第一时间进入房间,一边挑选武器,一边开口建议:“淇哥,自由模式太难了,还是换智能模式吧!”

自由模式强调仿真,人和马都要玩家自己操作,换成智能模式,马匹拥有灵性可以简化控制,攻击也有弹道和准心提示更容易上手。虽然他们换成了更容易操作的键盘鼠标,但还是hold不住过于复杂的自由模式,索性退而求其次。

刚刚进入房间的金诚也表示赞同,“自由模式摆明是给硬核玩家消磨时间用的,咱们这些普通玩家还是别碰为好。”

“老大说得对!”这是邓盛云。

“好吧,”方俊淇点头应是,马上修改房间规则,“模式还是古典骑战,地图不变,难度改成智能辅助,控制模式还是键鼠,这样总行了吧?”

”等下,“郭明再次提出不同意见,”换个地图吧,那帮罗马观众的古拉丁语实在听不惯。“

淇哥从善如流,把地图改成虎牢关,”这样总行了吧?“

”没问题,GoGoGo!“

30秒后,对战再次开始。

虎牢关南连嵩岳,北濒黄河,东接汜河、西联成皋县,山岭河流交错,独留天险通路,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国人熟知的“三英战吕布”、“温酒斩华雄”、“李世民虎牢大破窦建德”等经典战役都发生在此地。即便“三英”事迹多有虚构,斩华雄者实为孙坚军中士兵,这座关城依然拥有极高人气,频繁出现在古代背景的影视作品和游戏里面,其中就有《丝路》。

关城之下,四名弓骑将分据四方,却不急着开打。

方俊淇申请暂停,扭头看向众人,“你们怎么也换弓箭了?”

“嘿嘿,”郭明不答反问,“怎么,就许你用,不准我们碰?”

吸取自选双锤的教训,他打定主意跟着方俊淇走,看到后者放弃马槊改用弓箭,他也跟着更换了武器。郭明的跟随又引来金诚和邓盛云的效仿,结果就成了四弓对决。

方俊淇被他问得哑口,邓盛云却插话进来,“这就是虎牢关啊,怎么看着有些普普通通啊!”

宽阔的大路、低矮的关楼,一点儿不像邓盛云印象中的雄关险隘。

“呵!”方俊淇笑了起来,“那你觉得虎牢关应该是什么样子?壁立千仞,把关楼放在悬崖上面,弄得比旁边嵩山主峰还高几百米?这又不是‘雷震子传奇’?”

“那倒不至于,我想象中的险关应该是夹在两山之间,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那种。”

“那种险关当然也有,却不是主流,“方俊淇摇头道:”大军征战几千几万人马,还要开辟粮道转运粮草,只能沿着大路大河移动,所以军事上绝大多数险关都是各种非走不可的交通要道。虎牢依山傍河,即便到了现代也是交通要道,自然称得上是险关要隘。”

“唉,”邓盛云叹了口气,“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总觉得有些幻灭,还不如以往那种玄幻风的关楼呢。”

“对了,”金诚忽然开口,“丝路的时间背景不是汉武帝时期么?这时吕布和三英的祖宗的十八代可能还没出生,那些隋唐英雄更是没影的事,整这么个关城出来给谁用啊?”

“这个简单,没有了‘三国’和‘隋唐’,这不是还有‘楚汉争霸’么?”

方俊淇晃动鼠标移动视野,“历史上,刘邦和项羽曾在荥阳县、成皋县一带长期对峙、激烈交战,按照‘史记’的说法,是‘大战七十,小战四十’,可供挖掘的点有很多。”

“听着怎么像是战场副本?‘丝路’不是旅行冒险游戏么?”

“沙盒游戏嘛,什么都可以有一点儿,”淇哥吐槽说:“蜂游这帮人毕竟是做游出身,知道玩家更喜欢什么。”

“单机游化,游电影化,现在就流行这个调调,”郭明拨转马头,决定先远离这三个家伙。

音箱里响起的马蹄声惊醒了另外三人,他们纷纷拨马闪开,免得遭人偷袭。

过不多时,四人感觉距离差不多,这才拨马回转张弓如满月,朝着对面敌人疯狂倾泻箭支。

古代没有偏心轮、棘轮这些省力结构,张弓撅弩是纯粹的力气活,通常射不了几箭就会腰酸手软,换成游戏限制却要少很多。自由模式下还有体力和箭支数量的限制,智能模式下却是百无禁忌,每个人的箭囊里都有三位数的箭支。

箭支速度慢弹道弯,对预判和反应的要求更高,四人又是拉远了距离对射,命中率自然乏善可陈。虽然谁也奈何不了对方,却没人主动拉进距离。看到地上插满七扭八歪的箭支,大家觉得好笑的同时,反倒射的更加起劲,四人身周很快便“长”出一道粗疏的箭圈。

不过很快,他们就笑不出来了。

作为群居食草动物,马也有着胆小敏感的特点,即便是经过挑选训练的战马,依然改不了避让细长尖锐物体的动物本能。古人利用这一点,让步兵组成长矛阵、刺刀阵对抗骑兵冲锋,地上这些箭圈虽然不是矛阵枪林,却也起到了类似的效果,隐隐限制住了战马的活动范围。

若是玩家掌握完全控制权的自由模式,自然可以驱马硬冲、跃跳出圈,可现在却是强调AI辅助的智能模式,随着包围圈成型,四人的坐骑很快变得焦躁起来,只能反复绕着圈子。

“哈哈,”视线扫过四个包围圈,郭明没忍住笑了起来,“这下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凉拌呗!”方俊淇有些气急败坏地说道。他本打算靠着近乎无穷的箭支淹死那三个,堂堂正正做一回赢家,谁知计划刚刚执行就被郭明无心破坏,只能和他们对射起来。这种箭圈他也是第一次遇到,刚才忙着张弓互怼,没能第一时间驱马出圈,却是同样被困在了圈子里面。

“其实这样也好,”邓盛云笑着插话进来,“谁都耍不了阴谋诡计,只看技术和运气,简直不能再公平。”

显然,他还记着刚才被人偷袭的事情。

金诚和方俊淇听出他的怨气,纷纷把箭头对准云哥,“来就来

,谁怕谁?”

三分钟后,随着一声惨叫,这场漫长的弓骑对射终于走到了尾声,这次笑到最后的却是郭明。虽然他的人和马身上同样插满了箭支,插在要害部位的却最少,这才活到了最后。

“淇哥!“他兴奋喊道,”这个视频要留着,等下投稿给kotaku!”

(本章完)

京都儿童检查的项目多少钱
宣威市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赤峰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成都有癫痫病专科医院吗
淮安治疗早泄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