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穿越异世当妖孽 第五百二十四章 真心的回报

发布时间:2020-01-16 13:18:03

穿越异世当妖孽 第五百二十四章 真心的回报

风呈仪本性凉薄,宠过那些人几乎都是看脸长得好才要,所以没有多少感情,也就不太在乎小玉儿的那些小手段。

小玉儿对风呈仪用情至深,风呈仪尽管喜新厌旧,却也有点感动,后来就干脆专宠他。

小玉儿也很乖巧,只要被他专宠着,也就不再兴风作浪,而且还会尽力帮助他。

许是好些天没有这样放松愉悦的心情,风呈仪抱着小玉儿,身体再度有了反应,便又将小玉儿压到了身下。

小玉儿本来就爱极了风呈仪,所以不管风呈仪对他做什么他都甘之若饴。

相对于小玉儿的爱情美满,夜岚雨就凄惨许多,虽然夜家这边有不少贵族子弟在追求她,但是她除了苏清影,谁都看不上。

原先苏清影没有沾其他女人,她还觉得自己有机会,但现在,苏清影被一个妖媚女子迷得神魂颠倒,眼中更是一点都没她了。

实在太惨了,她爱一个人就爱得这么惨。

想到这里,夜岚雨哀伤地拿起一个瓜果狠狠的咬,仿佛在咬苏清影的r。

过去纨绔子弟的生活过得多么愉快,她为什么要把自己搞得那么凄惨?

不就是爱上一个不爱她的人吗?

求而不得是人生的一种苦。夜岚雨吃这种苦已经吃够了。

她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夜临宇正在书房看书简,来自最前线的战报总是第一时间送到他这里。

他知道金家已经攻破了他家好几座城池,虽然城池规模不算大,但是土地和人口才是他们生存下去的资本,所以这点损失不算小。

这样一点一点的被金家蚕食,他们夜家迟早要完蛋。

夜临宇知道现在事态相当严重。

金家不宣而战让夜临宇有些猝不及防。

他一直以为金家会先攻占皇都然后才调转兵戈攻打他们,但是没有想到,金家尚未攻破皇都,就率先向他们发难了。

这些年,连年征战。夜家的兵马损失不小,虽然不断有新兵补充进来,但是补充进来的远没有战死的多。

他们急需要休养生息,但是他们没有这种机会。

夜临宇很发愁。他担心这仗打着打着,他这边就没人了。

没人的话,仗也就不用打了,因为整个夜家都会毁于一旦。

金家那个天命之子,他到之处。不管他们占多大优势的战争,瞬间就会变成劣势,然后战败。

实在太可怕了。

夜临宇很心惊。

就在夜临宇为家族命运忧心忡忡的时候,夜岚雨敲响了他的书房门。

夜临宇心情不太好,抬头的时候是一脸y郁表情。

夜岚雨在外面道:“是我。”

屋内传来夜临宇低沉的声音:“进来。”

如果是哪个不识相的属下,这下应该已经倒霉了,至少夜临宇会把火气发一通,但是面对夜岚雨,夜临宇就会把脾气收敛,表情也温和了不少。

夜岚雨进了夜临宇的房间。见他面前堆积如山的竹简,有些无奈。

她的父亲好辛苦,她有点心疼。

夜临宇问道:“雨儿,你来做什么?”

夜岚雨拱手道:“孩儿想要去守城池。”

整天呆在后宅实在太闷了,每天都想着苏清影的可恶更是让人要发狂了,所以夜岚雨准备找点事情做。

夜临宇看了看她问道:“雨儿最近学会谋略了?”

夜岚雨摇头。她还是不太喜欢学习,虽然捏着鼻子学过一段,但是他的心太过浮躁,不像小孩子能静下心学习。

夜临宇上下打量夜岚雨这副女儿身道:“那么雨儿是准备上阵杀敌了?”

夜岚雨点头。

夜临宇道:“那你去把身体换回来,这女子身体可不行。”

女人上战场。这在风国是没有的,所以他不可能同意夜岚雨顶着个女人身体去战场上晃荡。

夜岚雨点头道:“是!”她觉得父亲说得很有道理。

之前是她脑子抽了才会和小玉儿换身体,因为她即便换了女儿身,也没有如愿以偿得到苏清影。所以换身体这事情现在压根没有什么意义了。

夜岚雨再度对父亲拱手,告辞道:“那孩儿这就去北地找小玉儿把身体换回来。”

夜临宇点点头,摆手让她去。

夜临宇本来就打心底里不同意儿子换女人身体,之前是看那天命之子似乎还买儿子的帐,这才忍着。

现在天命之子大婚后,压根就不理夜岚雨了。那么夜岚雨那方面的价值就没了,倒不如换回身体,当回他儿子。不管有没有价值,总之还是亲生自养的。即便一无是处,他也认了。

夜岚雨不知道她亲爹准备当她废物养一辈子,还兴冲冲地去了北地,准备找到小玉儿之后,换回身体大干一番。

紫炎睡在竹榻上,身上穿着薄纱,露着修长的大腿。天气炎热,紫炎连肚兜都不爱穿。

苏清影看了一会儿,摇摇头,便用冰系术法在房间布置了一个降温的法阵。

这相当于在房间中安了一个空调。

然后苏清影又拿了一层薄被给紫炎盖上。

紫炎翻了一个身,睁眼看着他问道:“事情处理完了没有?”

最近苏清影手头的事情简直可以用堆积如山来形容,因为这里没有防御力量,所有的一切都要苏清影重新布置。

这事情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可没那么容易。所有兵马都用在该用的地方,不可能忘这里调集,苏清影要用民夫,但是招募就出了很多问题。地方官员对于很多牵动根本的问题根本不敢做决断,只能报上来让苏清影做决断。

当然,苏清影也不会毫不负责地决断,他总得考虑民生问题,把青壮募集走,田地里面的活计,老小的养育都是问题。

为此苏清影也颇费了一些心神。搞出了一系列的养老育童的专门机构。

这样统一管理,可以让那些去出征的人没有后顾之忧。也能让在家的劳动力可以专心干活。

至于妇孺,有劳动力的就出劳力干活。

但凡青壮入伍的,税赋上都有大优惠。

原先,这个国家女性地位低下。是不允许出头做活计的,但是现在,大量的青壮要去军队,妇孺不出来做活就没办法维持整个社会的正常运转。

女人的能力其实不比男人差,看看花国的女子就知道了。

所以苏清影以官府的名义放出法令。让那些女人出来做活,并赋予女人一些权力。

一开始,这样的法令被很多人反感,无论有钱还是没钱的家庭,男人们都觉得女人是他们财产的一部分。

现在他们的财产有了自己的权力,这让他们觉得他们的利益受到了挑战。故而反对比较激烈,都不允许女人们出来做事。

苏清影见自己放出的法令无效,又想了一个办法,让那些青楼女子率先出来做事,不管是开店还是做手工。反正要她们自食其力。

那些青楼的女子原本就养得十指不沾阳春水,哪里肯出来做事。

但是现在青壮被募集到军队,她们的客户少了很多,生意艰难。

后来是老鸨们被官府的官吏*得没办法,只得放了一部分质量不好的女子出来让她们做活。

那些女子在青楼本来就混得不好,原先是没有路没办法,现在官府给了一条路,她们还是愿意尝试,结果有些拿出自己积攒的银两作为本钱合伙开各种店铺,倒比之前在青楼中过得好了。

有些赚足了银钱还自己赎了身脱了贱籍。

其他女子一看连青楼女子都能混好。于是也跃跃欲试,到官府报名找工。

苏清影为了增加官府的收入,让官府投入钱财,把例如织布、加工粮食、运输等行业办了起来。

原先这些行业是贵族富户在办。现在苏清影要补给军队开支就把这些行业抓过来了。

要开办这些行业,自然少不了工人,但是青壮要打仗,便只能把主意打到了那些妇人身上。

穷苦人家的女子,嫁人也只能嫁穷人,家务活计什么都要干。能力真的不比男人差,所以把这些人招过来干活,也没什么不妥。

为此紫炎还讥笑苏清影是想把这个国家变成另一个花国。

苏清影笑了笑,并不反驳。

他倒不是想把这国家变成花国,但是他却有个想法,等他真正夺得天下之后,下一道政令,开放女子科考做官的道路,让她们有机会跟男人一较高下。

还真不知道到时候会不会有人为此造他的反。

这似乎很有意思。

苏清影现在无聊极了,就是爱做点高难度的事情,管他后果怎么样,他就是想做了再说。

女人和男人有同等机会做事,在他穿越之前的世界太正常不过了。

风呈仪已经等不得了,所以苏清影正在安排募军的时候,他就已经把整顿好的大军化整为零往兰玉城这边过来。

苏清影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心知自己募集的青壮肯定赶不及抵御,只能另想了办法。

紫炎对苏清影眨着眼,苏清影无奈,只得坐下俯身问:“你要说什么?”

紫炎双臂搂着他的脖子道:“你不是安排好了吗?怎么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

苏清影摇头道:“我没发愁,不过今晚他们就要行动了。”

紫炎看着苏清影问:“你这次还想对风呈仪手下留情?”

苏清影这坏毛病真是不好,当初就不该姑息风呈仪,现在这堆麻烦事就是当初的后遗症。

苏清影面上现出无奈。被她猜对了。

紫炎双臂勾着苏清影的脖子,将他拉得更低,几乎贴在她的身上。

苏清影吻了吻她,紫炎穿的薄,身上的温度和触感让苏清影一下就有了反应。

紫炎总是用各种方法让他有反应。苏清影怀疑是上辈子没做够吗?

紫炎见他有些失神,问道:“在想什么呢?”

苏清影红着脸把自己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紫炎顿时变得懊恼异常道:“上辈子,我们大婚才圆房,结果天道就降雷了。”

苏清影瞪大眼睛,瞬间没了那种感觉。

太煞风景了,妈的,人家圆房关天道p事啊。

紫炎见他又在发呆,有些生气,翻身把他压在下面,在他脸上拍了一下道:“苏清影,你给我专心些。为了保持这凡人r身,我把修炼都停了,你以为我容易?”

紫炎如果再往下修炼,势必要好进魔道,她担心进魔道就不能和苏清影在一起了,故此已经停了修炼。

上辈子就在这个上面吃了暴亏,这辈子她不想重蹈覆辙。

苏清影之前以为她没兴趣修炼,现在才知道居然是这原因,一时之间非常感动,紫炎为了他付出那么多,他下定决心这辈子都不辜负她。

苏清影把紫炎紧紧抱住,如果真有天雷降下,他抵挡不了,那么他们这样抱着一起同生共死也不错。

天色渐暗,苏清影在紫炎****上拍了一下道:“你先睡,今晚他们夜袭,我要去看看。”

紫炎拽着苏清影的手,说道:“我一起去看。”

苏清影点头,去衣柜中找了套正常的衣服给她穿上。

紫炎只要不出门,就穿得很诱人。苏清影常常觉得她就是故意的。

与前世单纯如白纸,简直相去千万里。

不过今世苏清影还是很动心,因为他觉得这世上没有比紫炎更爱他的人。

为了这份浓重的爱,他也不能辜负。

夕阳下的深山老林中,狗剩和得饱坐在一棵大树丫杈上。

狗剩手中拿着一只卤狗腿正在啃。

得饱抱着一根树杈在闭目养神。

他们在这里已经埋伏几天了。听说今天是关键,谁都不敢马虎,两个山大王只能跑树上充当哨兵。

当山贼命苦啊,当天命之子手下的狗腿山贼命更苦。

他们每天憋在山里,天命之子让他们抢谁他们就抢谁,让他们剿灭哪个山寨他们就要去杀人放火,他们的职业是山贼,天命之子没有偏离他们的专业,但是这次,算个什么情况,要他们对付来自北边的两万大军。

这些年他们手上的确聚集了三四万山贼盘踞上千里山头,但是,这要跟正规军队真刀真枪的干,是不是太看得起他们了?未完待续。

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
安阳地区医院
四川治白癜风费用
衡水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好
天津治疗白癜风办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